ad1
ad2
ad3

中国强化第三方网络支付监管的实质

来源:辽宁在线    发布时间:2017-08-15 17:32   作者:醉言

可以说,最近对强化第三方支付网络支付业务监管政策可是一浪高一浪。先是中国央行最近发布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中提出,要探索将规模较大、具有系统重要性特征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纳入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同时央行8月4号下发了《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由直连模式迁移至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该《通知》明确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络平台处理;8月10日又传出,中国央行约谈蚂蚁金服等营运商,明言在宣传中不得有“无现金”字眼。

可以说,最近这一系列对第三方网络支付业务市场的行动,其表面的含义是,如何防范第三方网络支付市场野蛮生长可能带来的风险,加强对这个市场监管;同时也不容许这些商业机构扩张过度,在金融领域中聚集庞大的影响,以至于出现与商业银行分庭抗礼;更重要的可能是这些商业机构对数据的垄断,从而让公共信息变成私人机构谋取暴利的工具,可能会市场及产业的影响会更大。可以说,这点才是当前中国央行对第三方网络支付业务市场推出一系列的政策根本所在。

从2010年开始,国内网购、电子商务快速发展,使得第三方网络支付业务爆炸式的增长。中国央行数据显示,2016年非银行支付机构累计发生网络支付业务81,639.02亿笔,金额99.27万亿元,同比分別增长99.5%和100.7%。而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移动支付交易总额增加近4倍,达到59万亿元,是美国的近50倍。

还有根据《华尔街见闻》的数据表示,中国第三方支付规模在2010-2016的六年间扩张逾74倍。其中16%来自于消费相关业务,56%来自于P2P(个人对个人)转账业务。中国网络借贷未偿还贷款余额,在2013-2016的三年间扩张逾36倍,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30%。但其贷款总额目前仅占中国社会融资总额的0.79%(2013年占比0.03%)。不过,其爆炸式增长的趋势谁也无法阻挡。

如此宠大金融交易业务,只是为两大商业机构所垄断,在现有的政策下,中国央行基本上鞭长莫及。因为,现行的第三方网络支付,其交易不需要经过央行的跨行清算平台,自行连接银行完成交易。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只能看到这些公司备付金账户的资金进进出出,但资金的进出完全对不上。这样,要么不知道这笔资金是从哪里来,要么不知道这笔资金流向哪里。这种第三方网络支付业务不仅能够变相规避金融监管机构的跨行清算业务的监管,而且也能够把这些海量交易数据变为其私人产品,而让央行和商业银行无从获得,更无法成为服务整个社会及大众宝贵资源。

其实,这里面临着几个重大的问题。一是在现代金融体系中,任何一家金融机构或金融市场,无论其如何强大,央行都是整个金融体系及市场的最后担保人。移动支付业务之所以会发生就是所有交易活动中的当事人都认可所交易的货币是可信的。如果没有这个前提条件,移动网络支付市场的业务就不可能发生。既然央行对所有的移动网络支付交易业务有前提上的担保责任,那么央行自然也有权利知道这些移动网络支付交易业务的钱是从哪里来,钱又流向了哪里。这既可保证移动网络支付市场有效运行,也尽可能减少各种违法活动。所以,把所有的移动网络支付业务纳入网联平台处理是加强该市场金融监管的重要方式。

现在市场质疑的是,移动网络支付市场业务通过网联平台处理会不会弱化这个市场的金融创新?对此不用太多顾虑,不过,有两点则在要关注。一是当移动网络支付业务快速发展冲击商业银行利益时,央行是否会出手妨碍这种发展;二是当中国央行进入这个网联平台时,就成了这个市场规则制定的主要话事者,当市场规则及业务标准确立时,会不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就如目前中国传统的银行利率体系一样。

第二个重大问题就是,在大数据时代,移动支付业务将产生海量数据。这些数据是这个市场最为宝贵资源。因为这些海量的数据建构了移动网络支付市场基础的用户生态。透过这个用户生态体系,可展现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消费理念、消费模式等方面的信息,而通过对这些数据挖掘则成了消费需求发现及金融产品创新最为重要的源泉。也就是说,从数据中可以了解顾客的消费需求和生活习惯,而在过去没有用借记卡乃至信用卡进行日常消费习惯的中国人群,突然开始大量使用移动设备进行网上小额支付,对于金融科技来讲,就是一座正待挖掘的宝库,具有无限的创新与发展空间。

所以弱化少数商业机构对数据垄断,让这些海量数据转化为公共信息则是强化第三方网络支付业务监管最为重要方面,也是未来金融科技发展的最大契机。否则,如果这个金矿为少数商业机构所垄断,既会阻碍未来金融科技的发展,也将严重损害整个社会大众的利益。因为当前中国金融科技发展最大的障碍就在于没有建立起为全民服务公共信息平台。这才是整个问题的实质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