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ad2
ad3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来源:辽宁在线    发布时间:2017-08-17 19:43   作者:安远

(原标题: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黝黑的皮肤,蓬乱的头发,不羁的服装,还有那长满老茧的双手。因为职业关系,长年在外奔走,风餐露宿、长途熬夜对他们来说早已经习以为常——这是这个群体在一般人脑海中的形象。

多数年龄在26至35岁之间、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农村户籍,其中不少为失地农民,有的拿土地补偿款买货车跑运输——这是中物联对3000名从业者的问卷调查的结果。

翻山越岭走平原,没黑没白把路赶。吃饭睡觉没有点,时时刻刻有危险。春夏秋冬不间断,刮风下雨也得干。他们就是3000多万名货车司机!公路货运量在我国各种运输方式中位居榜首,在综合运输体系中超过75%,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产业。庞大的数据背后,是他们夜以继日的辛劳。

全球最大车货匹配平台运满满,将这些人故事搬上荧屏,微电影《橙愿》在今年上半年举办的全国十大货主司机颁奖典礼上进行了发布。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安祥志,37岁,六口之家的顶梁柱,上面有父母,下面有两个孩子,最小的才4岁,家里的生活,靠他一个人维持,为此他只有多拉快跑。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货卸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去吃饭去了,你根本就没饭吃,有时候一想,干这个真他妈寒酸!”

“没开过,没跑过的人讲司机挣钱是最风光,最舒服的,然而我却没看到过为司机维护权利的单位。”

“哪怕我以后不跑,我也希望有个机构能为司机维护权利,能为我们多说一点话”。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第二天车修好了,安祥志又上路了。这是他们,3000万卡车司机的真实生存状态,面对现状他们最大的需求是“来自社会的支持与关怀”。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许凌飞,48岁,作为镇上最早的卡车司机,从95年开始跑车,如今已经21年。家里的生活都靠他,他就长年奔波在外为他们打拼。然而对待家人他有的却是愧疚:“跑车都没有时间陪伴他们,儿子今年14岁了,我却几乎没有带过,6岁的女儿从出生到现在我抱都没抱过她”。这个年近半百的汉子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隐有泪花。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现在趁着孩子岁数小,多跑一跑,岁数大了就不能跑了,这几年我们还是要抓紧时间跑。长大以后他会看到我们这一辈子对他们有多大的关怀的”。凌晨,天还没有大亮,夫妇二人又发车了,他们的孩子那时还在熟睡。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他是儿子,也是父亲。但是,开卡车注定了他的漂泊。他和所有卡车司机一样,一年有80%的时间在路上,大多选择无限牺牲陪伴家人的时间来换取家人的生活品质。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我叔是2011年买的第一辆大货车,在这之前一直是跟我爸一起开拉煤的车,很少有人说一年到头在床上睡觉不超过20天,每天就是睡在车里的”。

“我叔叔他有糖尿病,腰也不好。他腰要疼的时候,要这样靠在车的靠背上。疼的有时候啊,这个右手都不能动,挂档位的时候一个手已经挂不上了,他需要两只手一起来搬”。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疼的特别厉害的时候贴点止疼药,很少说停下来住院,医生说这个病需要静养,然而一直没有时间”。说这话的是卡车司机任兰州的侄子,他的父亲也是一名卡车司机。

“他们都不知道这个跑车难。12点多在家里多好,像我们这样晚上还在跑,唉,不知道到什么时候能睡觉”。说这话的时候,已是深夜,46岁的任兰州还在路上。

运满满司机故事: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调查称,我国卡车司机从业调查被访者78%患有职业病,50%以上的人患有颈椎病和胃病,有接近一半的卡车司机一日三餐不能按时保证。这是3000万卡车司机的故事,这也是用生命撑起公路货运事业人的故事。